欢迎访问潍坊新月心理咨询中心官网!
咨询范围

  情绪、心结、职场类: 抑郁症、焦虑症、社交恐惧症、强迫症、自卑、自残、紧张、疑病症、脸红恐惧、余光恐惧、心脏病恐惧、艾滋病恐惧、考试紧张、失眠、神经衰弱、职场压力、工作怠倦、情绪低落、厌食暴食、老年心理、性心理等

  婚恋、情感、家庭、亲子类:婚姻危机、婚外情、出轨、夫妻关系、离婚、失恋、单亲家庭问题、婆媳关系、男人心理、女人心理、孩子学习、考试、性格、早恋、网瘾、厌学等

信息展示/Info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信息展示
[潍坊新月心理荐] 如今80后“恐婚”的为何越来越多?
文章来源:新月心理咨询  击数:1376  文章更新时间:2011/11/21  

潍坊新月心理咨询治疗中心

 

[荐] 如今80后“恐婚”的为何越来越多? 
 

[荐] 如今80后“恐婚”的为何越来越多? 
 
 

文/曾子航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后期,有个专门研究古典文学的学者钱钟书,忽然用“围城”这个词儿写了部长篇小说。在书中,他无奈的写道:“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段话和这本书一样早已脍炙人口、广为流传,尤其是在世纪之交的中国,一群患上“婚姻恐惧症”的男男女女,便把婚姻看作铜墙铁壁、深不可测的围城,甘愿在城外支帐蓬甚至当个露水夫妻,打死也不进“城”。有意思的是,当年在电视剧版《围城》中糊里糊涂冲进围城的方鸿渐(身份证上的本名叫陈道明),十多年后又在荧屏上遭遇了一场心力交瘁的“中国式离婚”。钱钟书和陈道明恐怕都没想到,随着围城理论的深入人心和《中国式离婚》的空前热播,“中国式恐婚”也在民间顺势蔓延开来。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如今,职场上有“上班族”,演艺圈有“追星族”,80后恋爱大军中也多了一群“恐婚族”。所谓“恐婚族”,就是“死了都要爱”,但就是“死活不结婚”!不结婚的理由林林总总,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婚姻是监狱,是两个人的无期徒刑”,还有人说“婚姻是一出单调乏味的肥皂剧,永远也摆脱不了”。我身边有一哥儿们,虽说早已是三十好几的老光棍了,但恋爱史却有将近二十年,期间女友的更换速度几乎可以追上“神五神六”,他沦为“恐婚族”的理由是用一首打油诗来概括的:“背叛是男人的血液,博爱是男人的宣言,自由是男人的口头禅,见异思迁是男人永远不变的风尚”,这种情场上无往不利的西门庆,当然视婚姻如枷锁啦!我身边还有一个“恐婚族”,在单亲家庭长大,从小就对婚姻有种天生的不信任感,而一直与儿子相依为命的寡母更存在一种潜在的“恋子”情结,每回儿子交了新女朋友带回家,母亲总是用一种充满敌意的眼光百般挑剔,事母至孝的儿子只好委曲求全,长此以往,儿子转向发展“地下情”,不敢再把身边的另一半带到母亲面前,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母亲永远不会有满意的那一天。这简直就是一出中国现实版的《儿子与情人》!(英国著名作家劳伦斯自传体长篇小说,在书中,儿子因为过分“恋母”,影响了他将来的婚姻生活)

值得注意的是,这年头不光男士“恐婚”,女人也“恨嫁”。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出身寒门,却靠嫁入豪门成功地脱贫致富,本来我们都以为她获得了幸福美满的婚姻,谁知在出嫁前一个月,她这支红杏竟然提前“出墙”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女孩子担心“豪门一入深似海”,嫁进去了倒是吃穿不愁,可一个大家庭里,连走路都得小心翼翼,何况她还是个出身不好的灰姑娘?不可避免的,她也患上了“婚姻恐惧症”,为了排遣内心的忧伤,她居然和身边的一位蓝颜知己从“共看篝火”发展到“相互取暖”!未来的丈夫还没“洞房花烛”呢,反倒提前戴起了“绿帽”,唉,说穿了,这都是“恐婚”惹得祸!难怪现在很多早已到了适婚年龄的都市男女,经常发出哈姆雷特式的诘问:“结还是不结,这是一个问题!”我身边一个漂亮的“白骨精”就直言:“青春短暂啊,我可不想把有限的青春投入到无限的家务与为他人服务之中。何况要想对一个男人终生保持好感,就要和他保持终身的距离。”

或许有人会问,恐婚何时变得如此嚣张,以致于像传染病似的一发不可收?其实,“恐婚族”自古有之,我发现中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中,除《三国演义》(其实三国中的英雄人物也很可疑,很少见他们恋爱,更没有看到一场正儿八经的婚礼,往往昨天还单身呢,一眨眼功夫儿子就生了好几个,可身边的太太却不见踪影)之外,其他三部都潜伏着大量的“恐婚族”。先说《水浒传》,以宋江为首的一百条梁山好汉,拒绝女色拒绝诱惑,将单身进行到底,都是恐婚的“疑似人群”;《西游记》里的唐僧师徒四人,除猪八戒还时不时唠叨两句回高老庄作女婿,其他三人都是不折不扣的“恐婚族”,孙悟空在花果山都当“齐天大圣”了,连个革命伴侣都没有,唐僧呢,一天到晚就想着去西天取经,“革命伴侣”的位置长期空缺,对年轻貌美的女妖怪更是连亲近的欲望都没有,所以有人难免怀疑他和孙悟空之间的“爱恨情仇”,看似师徒,却难逃“断背”之嫌;《红楼梦》稍好点,贾宝玉倒是有七情六欲,可他是个标准的大众情人,心里爱着林妹妹,又放不下宝姐姐,还和助理袭人发生了时髦的“一夜情”,整天想的不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而是在女人堆里厮混,所以贾宝玉也“恐婚”,因为一旦他贵为人夫了,恐怕就不能再和那些长得跟模特港姐一样漂亮的女孩子们在大观园里游山玩水啦,所以他坚决反对“金玉良缘”。在他的带动下,什么贾迎春、贾惜春、妙玉都成了“恐婚一族”,就连贵为王妃的贾元春照样殊无意趣,即使风光的省亲回家满脸也写满了“恐婚”二字。

有人说恋爱是两个人的“散打”,结婚是两家人的“群架”。我在想,罗密欧和朱丽叶幸亏只恋爱了四天就“魂归离恨天”了,如果他们恋爱四年下来,也得“恐婚”,因为他俩身后所代表的两个家族为了各自的利益,难免会把二人的婚姻当成一种交易,到时,朱丽叶就不再是朱丽叶了,恐怕就要变成王昭君了。

所以,有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恋爱就像孙悟空在花果山当“齐天大圣”,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婚姻则像孙悟空被唐僧戴上了“紧箍咒”,是没完没了的条条框框。恋爱还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总是充满着惊喜;婚姻更像一次“鲁宾逊漂流记”,是挡不住的千难万险,哪怕**终荒岛余生,也免不了要元气大伤。
 
 
潍坊新月心理咨询(转载)


 

文/曾子航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后期,有个专门研究古典文学的学者钱钟书,忽然用“围城”这个词儿写了部长篇小说。在书中,他无奈的写道:“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段话和这本书一样早已脍炙人口、广为流传,尤其是在世纪之交的中国,一群患上“婚姻恐惧症”的男男女女,便把婚姻看作铜墙铁壁、深不可测的围城,甘愿在城外支帐蓬甚至当个露水夫妻,打死也不进“城”。有意思的是,当年在电视剧版《围城》中糊里糊涂冲进围城的方鸿渐(身份证上的本名叫陈道明),十多年后又在荧屏上遭遇了一场心力交瘁的“中国式离婚”。钱钟书和陈道明恐怕都没想到,随着围城理论的深入人心和《中国式离婚》的空前热播,“中国式恐婚”也在民间顺势蔓延开来。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如今,职场上有“上班族”,演艺圈有“追星族”,80后恋爱大军中也多了一群“恐婚族”。所谓“恐婚族”,就是“死了都要爱”,但就是“死活不结婚”!不结婚的理由林林总总,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婚姻是监狱,是两个人的无期徒刑”,还有人说“婚姻是一出单调乏味的肥皂剧,永远也摆脱不了”。我身边有一哥儿们,虽说早已是三十好几的老光棍了,但恋爱史却有将近二十年,期间女友的更换速度几乎可以追上“神五神六”,他沦为“恐婚族”的理由是用一首打油诗来概括的:“背叛是男人的血液,博爱是男人的宣言,自由是男人的口头禅,见异思迁是男人永远不变的风尚”,这种情场上无往不利的西门庆,当然视婚姻如枷锁啦!我身边还有一个“恐婚族”,在单亲家庭长大,从小就对婚姻有种天生的不信任感,而一直与儿子相依为命的寡母更存在一种潜在的“恋子”情结,每回儿子交了新女朋友带回家,母亲总是用一种充满敌意的眼光百般挑剔,事母至孝的儿子只好委曲求全,长此以往,儿子转向发展“地下情”,不敢再把身边的另一半带到母亲面前,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母亲永远不会有满意的那一天。这简直就是一出中国现实版的《儿子与情人》!(英国著名作家劳伦斯自传体长篇小说,在书中,儿子因为过分“恋母”,影响了他将来的婚姻生活)

值得注意的是,这年头不光男士“恐婚”,女人也“恨嫁”。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出身寒门,却靠嫁入豪门成功地脱贫致富,本来我们都以为她获得了幸福美满的婚姻,谁知在出嫁前一个月,她这支红杏竟然提前“出墙”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女孩子担心“豪门一入深似海”,嫁进去了倒是吃穿不愁,可一个大家庭里,连走路都得小心翼翼,何况她还是个出身不好的灰姑娘?不可避免的,她也患上了“婚姻恐惧症”,为了排遣内心的忧伤,她居然和身边的一位蓝颜知己从“共看篝火”发展到“相互取暖”!未来的丈夫还没“洞房花烛”呢,反倒提前戴起了“绿帽”,唉,说穿了,这都是“恐婚”惹得祸!难怪现在很多早已到了适婚年龄的都市男女,经常发出哈姆雷特式的诘问:“结还是不结,这是一个问题!”我身边一个漂亮的“白骨精”就直言:“青春短暂啊,我可不想把有限的青春投入到无限的家务与为他人服务之中。何况要想对一个男人终生保持好感,就要和他保持终身的距离。”

或许有人会问,恐婚何时变得如此嚣张,以致于像传染病似的一发不可收?其实,“恐婚族”自古有之,我发现中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中,除《三国演义》(其实三国中的英雄人物也很可疑,很少见他们恋爱,更没有看到一场正儿八经的婚礼,往往昨天还单身呢,一眨眼功夫儿子就生了好几个,可身边的太太却不见踪影)之外,其他三部都潜伏着大量的“恐婚族”。先说《水浒传》,以宋江为首的一百条梁山好汉,拒绝女色拒绝诱惑,将单身进行到底,都是恐婚的“疑似人群”;《西游记》里的唐僧师徒四人,除猪八戒还时不时唠叨两句回高老庄作女婿,其他三人都是不折不扣的“恐婚族”,孙悟空在花果山都当“齐天大圣”了,连个革命伴侣都没有,唐僧呢,一天到晚就想着去西天取经,“革命伴侣”的位置长期空缺,对年轻貌美的女妖怪更是连亲近的欲望都没有,所以有人难免怀疑他和孙悟空之间的“爱恨情仇”,看似师徒,却难逃“断背”之嫌;《红楼梦》稍好点,贾宝玉倒是有七情六欲,可他是个标准的大众情人,心里爱着林妹妹,又放不下宝姐姐,还和助理袭人发生了时髦的“一夜情”,整天想的不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而是在女人堆里厮混,所以贾宝玉也“恐婚”,因为一旦他贵为人夫了,恐怕就不能再和那些长得跟模特港姐一样漂亮的女孩子们在大观园里游山玩水啦,所以他坚决反对“金玉良缘”。在他的带动下,什么贾迎春、贾惜春、妙玉都成了“恐婚一族”,就连贵为王妃的贾元春照样殊无意趣,即使风光的省亲回家满脸也写满了“恐婚”二字。

有人说恋爱是两个人的“散打”,结婚是两家人的“群架”。我在想,罗密欧和朱丽叶幸亏只恋爱了四天就“魂归离恨天”了,如果他们恋爱四年下来,也得“恐婚”,因为他俩身后所代表的两个家族为了各自的利益,难免会把二人的婚姻当成一种交易,到时,朱丽叶就不再是朱丽叶了,恐怕就要变成王昭君了。

所以,有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恋爱就像孙悟空在花果山当“齐天大圣”,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婚姻则像孙悟空被唐僧戴上了“紧箍咒”,是没完没了的条条框框。恋爱还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总是充满着惊喜;婚姻更像一次“鲁宾逊漂流记”,是挡不住的千难万险,哪怕**终荒岛余生,也免不了要元气大伤。
 
 
潍坊新月心理咨询(转载)

友情链接links

潍坊心理医生 潍坊心理咨询